<del date-time="B5O8a"></del>
<del date-time="rW5Xe"></del>
<del date-time="mU9ao"></del>
小诗的公交车日记第9章
  • 小诗的公交车日记第9章

  • 主演:大澤ゆかり、浅田沙織、---、五十嵐美月
  • 状态:BD高清
  • 导演:纳塔利·沃佳诺娃
  • 类型:泰国剧
  • 简介:提供最新伦理手机免费观看,《小诗的公交车日记第9章》剧情介绍:薛姨妈听了,叫小厮自去,即刻又到贾府与王夫人说明原故,恳求贾政.贾政只肯托人与知县说情,不肯提及银物.σ搪杩植恢杏茫求凤姐与贾琏说了,花上几千银子,才把知县买通.薛蝌那里也便弄通了.然后知县挂牌坐堂,传齐了一干邻保证见尸亲人等,监里提出薛蟠.刑房书吏俱一一点名.知县便叫地保对明初供,又叫尸亲张王氏并尸叔张二问话.张王氏哭禀道:“小的的男人是张大,南乡里住,十八年前死了.大儿子二儿子也都死了,光留下这个死的儿子叫张三,今年二十三岁,还没有娶女人呢.为小人家里穷,没得养活,在李家店里做当槽儿的.那一天晌午,李家店里打发人来叫俺,说`你儿子叫人打死了。我的青天老爷,小的就唬死了.跑到那里,看见我儿子头破血出的躺在地下喘气儿,问他话也说不出来,不多一会儿就死了.小人就要揪住这个小杂种拼命。众衙役吆喝一声.张王氏便磕头道:求青天老爷伸冤,小人就只这一个儿子了."知县便叫下去,又叫李家店的人问道:那张三是你店内佣工的么?"那李二回道:不是佣工,是做当槽儿的。知县道:那日尸场上你说张三是薛蟠将碗砸死的,你亲眼见的么。李二说道:小的在柜上,听见说客房里要酒.不多一回,便听见说`不好了,打伤了.'小的跑进去,只见张三躺在地下,也不能言语.小的便喊禀地保,一面报他母亲去了.他们到底怎样打的,实在不知道,求太爷问那喝酒的便知道了。知县喝道:初审口供,你是亲见的,怎么如今说没有见?"李二道:小的前日唬昏了乱说。衙役又吆喝了一声.知县便叫吴良问道:你是同在一处喝酒的么?薛蟠怎么打的,据实供来。吴良说:小的那日在家,这个薛大爷叫我喝酒.他嫌酒不好要换,张三不肯.薛大爷生气把酒向他脸上泼去,不晓得怎么样就碰在那脑袋上了.这是亲眼见的。知县道:胡说.前日尸场上薛蟠自己认拿碗砸死的,你说你亲眼见的,怎么今日的供不对?掌嘴。衙役答应着要打,吴良求着说:薛蟠实没有与张三打架,酒碗失手碰在脑袋上的.求老爷问薛蟠便是恩典了。知县叫提薛蟠,问道:你与张三到底有什么仇隙?毕竟是如何死的,实供上来。薛蟠道:求太老爷开恩,小的实没有打他.为他不肯换酒,故拿酒泼他,不想一时失手,酒碗误碰在他的脑袋上.小的即忙掩他的血,那里知道再掩不住,血淌多了,过一回就死了.前日尸场上怕太老爷要打,所以说是拿碗砸他的.只求太爷开恩。知县便喝道:好个糊涂东西!本县问你怎么砸他的,你便供说恼他不换酒才砸的,今日又供是失手碰的。知县假作声势,要打要夹,薛蟠一口咬定.知县叫仵作将前日尸场填写伤痕据实报来.仵作禀报说:前日验得张三尸身无伤,惟卤门有磁器伤长一寸七分,深五分,皮开,卤门骨脆裂破三分.实系磕碰伤。知县查对尸格相符,早知书吏改轻,也不驳诘,胡乱便叫画供.张王氏哭喊道:青天老爷!前日听见还有多少伤,怎么今日都没有了?"知县道:这妇人胡说,现有尸格,你不知道么。叫尸叔张二便问道:你侄儿身死,你知道有几处伤?"张二忙供道:脑袋上一伤。知县道:可又来。叫书吏将尸格给张王氏瞧去,并叫地保尸叔指明与他瞧,现有尸场亲押证见俱供并未打架,不为斗殴.只依误伤吩咐画供.将薛蟠监禁候详,余令原保领出,退堂.张王氏哭着乱嚷,知县叫众衙役撵他出去.张二也劝张王氏道:实在误伤,怎么赖人.现在太老爷断明,不要胡闹了。薛蝌在外打听明白,心内喜欢,便差人回家送信.等批详回来,便好打点赎罪,且住着等信.只听路上三三两两传说,有个贵妃薨了,皇上辍朝三日.这里离陵寝不远,知县办差垫道,一时料着不得闲,住在这里无益,不如到监告诉哥哥安心等着,"我回家去,过几日再来。薛蟠也怕母亲痛苦,带信说:我无事,必须衙门再使费几次,便可回家了.只是不要可惜银钱。

<del date-time="aA98A"></del>
<del date-time="wnKHz"></del>